欢迎来到 - 极致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诗歌 >

香港国际诗歌之夜:阿多尼斯VS谷川俊太郎

时间:2018-02-13 23:47 点击:
北晚新视觉网_北京晚报官方网站 北晚新视觉网是北京晚报主办的网上新媒体,是北京晚报的在线互动平台。网站立足北京,每日提供丰富视觉资讯;同时提供新闻、历史

当你到达香港中文大学旁边的一个酒店,在大堂办理入住的时候,你发现加拿大著名女诗人洛尔纳·克罗齐就在你旁边,正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跟服务员说:“哦,对,就是这个意思。”她转过头来看了你一眼,活泼地一笑,如同她的诗句一样性感而明确。

香港国际诗歌之夜:阿多尼斯VS谷川俊太郎

你转身的时候,发现身后排队等候的希腊诗人哈里斯·武拉维亚诺斯正友善而严肃地看着你,身型高大健朗,非常具有知识分子的儒雅魅力,他非常绅士地给你让了个路。你想起他的一句诗:要或多或少在存在中表现自己/靠这朵花自己的本性是达不到的。

大堂突然传来笑声,一头蓬松卷发的大块头智利诗人哈维尔·贝略在大笑,他正和瘦小精干的德国诗人安雅·乌德勒在愉快地聊着什么;而沙发区坐着三位相互寒暄的诗人:叙利亚的马兰·阿勒马斯丽和波兰的尤利娅·费多奇克,两位都是美丽性感的诗人,还有俄罗斯诗人德米特里·维吉尼亚宝,他的光头非常耀眼;靠近门口旋转门,站着娃娃头的日本诗人平田俊子,白净素雅。中国诗人陈东东走到平田俊子旁边,两人友好地相互问候;旋转门外又走进来几个你叫不出名字的国外诗人,他们刚抽完烟,在大堂跟其他诗人们会合,有一种轻快芬芳的味道。你准备上楼,路过餐厅,突然看见一个老人的身影静静站在餐厅连接泳池的门边,他抬头在看对面的山和天上的云。而他本人如同一棵深水中只有枝干的树,静谧神秘。你心里一惊:古川俊太郎先生!正当你惊喜交集的时候,“叮咚”电梯门开了,一位可爱的红围巾白发老人站在里面,黑色礼帽下面猫头鹰一样警觉又好奇的眼睛跟你正对眼。你又不禁叫出了声:阿多尼斯!

假如你是一个热爱诗歌的人,英语很好,阅读过当今世界上很多国家杰出诗人的诗歌,并能记住他们写过的一些句子。这些接踵而至的瞬间,一定会让你心跳加速,如在梦中。而他们和你一样,过一会儿要一起坐着“香港国际诗歌之夜”主办方准备的大巴,去往香港浸会大学,参加音乐会,现场聆听崔健和周云蓬的演出。并将在未来的一周时间里,跟你共享诗歌之夜的系列活动安排,你一定会无比雀跃地憧憬着跟他们在各种间隙的问候和交流。

这是本届“香港国际诗歌之夜”活动给诗迷的福利。这些五湖四海各大洲大洋的诗人们,会聚在说着粤语和英语的港岛,带着各自的母语,彼此相互对望。让人想起加拿大女诗人洛尔纳·克罗齐的诗句:不知道是否有人能听懂/我们的语言/在我们离家如此远的地方。

还是来正式说一下“香港国际诗歌之夜”吧。两年一届的“香港国际诗歌之夜”,由著名诗人北岛发起。从2009年开始举办,到今年进入第五届,已经成为亚洲地区最顶级的国际诗歌节。每一届都会邀请来自全世界不同地域不同语种的杰出诗人,会聚在香港,举办密集的诗歌讨论、交流、朗诵。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自从2011年起,“香港国际诗歌之夜”为每一位应邀诗人正式出版双语或三语的个人诗集,组合成每一届诗歌之夜的纪念特辑,这是迄今为止所有国际诗歌节的出版创举。

今年诗歌节的主题是”古老的敌意”,来源自奥地利著名诗人里尔克在《安魂曲》中写下的一句诗:因为生活和伟大的作品之间/总存在某种古老的敌意。

所以今年的诗歌纪念特辑也照例收录了二十多位参与诗歌节诗人的诗集,组成纪念合集,名为《古老的敌意》,由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结集出版。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由北岛主编的诗歌之夜特辑大陆版,“红狐丛书”,将收录从2011年到今年,所有参加诗歌之夜的诗人作品,涵盖全世界各大洲,分成7辑,即将由活字文化在今年本月出品上市,目前在当当网已经开始预订。

今年的诗歌之夜,从11月21日至26日,为期一周的时间,二十多位世界各地的诗人参加,举办了16场活动,包含新闻发布会、音乐会、朗诵会,讨论会、对话沙龙等不同的形式。可以说每天的行程都非常丰富。

虽然笔者英语不好,而香港国际诗歌之夜不少活动,现场没有中文翻译,大部分时候会被各种听不懂的语言包围,的确感到一种“古老的眩晕”。

但值得一提的是,好几场晚上举办的诗歌朗诵会,还是非常有观赏性。在具有戏剧空间感的香港科技大学美术馆里,不仅有诗人们的精彩朗诵,还有非常棒的现场音乐演出融合其中,楼上楼下,人们随意地或站或坐,围绕在有酒、有自助餐店,有花和烛光的空间,充满了诗的浪漫和艺术感。
崔健在其中一晚演唱了自己的音乐作品,最后一晚谷川俊太郎和阿多尼斯朗读了自己的作品。他们在诗歌节上同台出现,也堪称世纪对话。

古老的法则与诗人的尊严 阿多尼斯VS谷川俊太郎

香港国际诗歌之夜:阿多尼斯VS谷川俊太郎

今年最让人期待的两位重磅诗人是87岁的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和86岁的日本诗人谷川俊太郎,他们各自的中文翻译薛庆国和田原,都陪同前来。有幸参加了二位各自的媒体群访以及最后一天二人的世纪对话和诗歌朗诵会。全程有两位既是翻译又是诗人的中文专家分别翻译阿拉伯语和日语,作为读者,真是太幸福了。而两位诗人的首次相遇也迸发出了非常有趣的火花。

媒体群访的时候,谷川俊太郎很安静地看着大家,瘦小健朗的身躯斜坐在宽敞的窗台上,淡蓝的西装与背后的青色山峦几乎有融为一体的即视感。这位86岁的老人结了三次婚,又离了三次婚,如今在东京过着独居老人的生活。每天早起先做30分钟呼吸法,早餐喝纯蔬菜汁,只吃一顿饭,晚餐。不雇助理,独自处理各种约稿和采访,并继续写诗。这听起来是一种非常有序又孤独的都市独居老人的生活。不过对于谷川俊太郎来说,他已经经历了非常丰富的人生,为了养活自己,他曾写广播剧、写话剧、写歌词、创作儿童绘本,因为光靠写诗无法养活自己。他还提到,他是日本第一个买私家车的诗人,当他开着车在路上跑时,感受到一种建立在靠自己的安全感之上的飞升的自由。他还喜欢一切人类创作的可以飞天的事物,尤其喜欢热气球。同样在他的诗歌当中,也充满着轻灵美好的事物,天空、小鸟、河流、花朵,还有清晨。

自由地写作、自由地信仰,活到如今,人间的这份自由如同吃饭,对他说来已经饱尝。他如同一个被东方美学滋养的宇宙之子,感受着人间与宇宙双重的存在,并不被某一种人间宗教信仰所束缚,相信着宇宙间存在神,高于一切人的存在。而宇宙,如同他的诗里曾写的:“宇宙从鼻尖开始”。而爱呢?他轻轻一笑,说:“爱是秘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